首 頁 | 設為首頁  網站地圖  幫助  加入收藏  人員查詢
首頁 商機無限 現代物流 商業要聞 風險投資 科技資訊 創業潮流 創富人物 理財顧問 創業項目 財富密碼 招商資訊
首頁 > 商業縱橫 > 商業要聞 >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市場信息網   2018-05-12 13:50:40   來源: 界面新聞   評論:0

  5月9日,位于諸暨店口鎮的盾安機電廠內部有些慌亂,當天盾安集團董事長姚新義在廠里待了一天,親自與工廠管理人員逐一談話,每人15分鐘,不僅是中高層管理人員,還有一些青年骨干。

  平時總部員工都很少能見到的董事長,居然有空在廠里待一天,這讓員工們猜測紛紛。有員工如釋重負:“處于債務危機中的姚新義能抽出時間,證明事件或許出現了轉機。”

  界面新聞記者在店口鎮走訪發現,盾安的債務危機在這里已經人盡皆知,甚至還有不少盾安“倒閉”的說法,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是:“這么大的集團怎么會出事呢?”高杠桿和盲目的多元化跨領域發展戰略讓這個在浙江名列前茅、資產數百億的公司真“出事”了。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盾安機電 “500強”光環背后陳林曾在的盾安機電生產基地位于諸暨店口鎮,該鎮是諸暨第一大鎮,也是全國著名的五金城,大約有十萬外來人口從事機械相關的小作坊生意,從這里生產出的模具和零件發往全國各地甚至國外。

  在店口,除了人盡皆知的盾安集團還有萬安科技和資產高達七百億的海亮集團,它們是店口著名的三大機械生產集團。盾安機電與萬安科技的廠房僅隔了一條路,在當地至今還流行著三個機械巨頭藕斷絲連的發家史。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店口工業區的小作坊 創建于1987年的盾安控股集團靠著900元起家,現在已經有“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福布斯中國百強”、“浙江省百強”等多個光環,主營業務為機械制造(中央空調、制冷配件、民用閥門)和民爆化工,主體分別為兩家上市公司盾安環境(002011)和江南化工(00226)。此外,在擴張中還涉及了新能源、房產、農業等諸多領域。

  翻開盾安集團的財報,最直接的是驚人的高增速:從2008年到2018年十年間實現了資產從60億到600億的十倍增長,從2014年開始營業收入突破五百億。但華麗的數據經不起仔細推敲:實際推動盾安資產規模增長的竟是債務。

  方便起見,我們以2014年作為基數,盾安集團在四年間累計借款約有600億之多。從2013年末到2017年末,總資產從不足250億元增長至424億元,凈增174億元。這一數字與同期間公司負債規模增長大致相當,后者凈增長149億元(含票據)。所以正是這些債務支撐了盾安的高速增長。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借助民營企業500強的華麗光環,盾安使用了多種手段的融資,不僅包括傳統的銀行信貸,還有長短期限不一的債券。

  追蹤巨額融資的去向發現,除了償還債務,一方面用于資本開支,包括固定資產、在建工程以及無形資產在內的資本開支金額在過去的4年間增加了95億,相比2013年末增長接近90%,平均每年開支都超過20億元,其中大部分為新能源投資。

  另一個資金去向是用于支撐公司的正常經營運營。從現金流量表來看,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看上去非常健康,每年都維持在較為可觀的水平,但實則經不起推敲,甚至存在矛盾之處。

  以2017年為例,利潤表中的銷售收入為586億,但當年這家公司現金流量表中收到的貨款卻是592億,上述數據成立的前提是應收賬款需減少6億。但界面新聞記者發現,2017年末賬面應收賬款與應收票據相比2016年反而增加了44億元,存在明顯矛盾。

  類似的不合理現象在2013-2016年期間年年發生。一位資深財務人士對界面記者表示,由于預收款變動不大,因此在應收款存在也就是賒銷存在的情況下,現金流量表中銷售商品收到的現金金額通常會低于當年銷售額。

  應收款暴露了這家公司現金流方面的更多問題:盾安的應收賬款在過去4年增加了近60億元,同比翻了接近3倍;應收票據增加了17億元,同比翻倍。說明由于業務發展并不理想,盾安只能通過不斷增加賬期推動產品銷售。但存貨依然高企:在2017年72億的存貨中,原材料15億、庫存產品19億、工程施工24億。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另一方面,盾安可以利用融資資金向供應商支付貨款,“巧妙”地營造出靚麗的經營性現金流數據,助于盾安在債券市場的新融資。因為如此健康的現金流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償債能力,連評級機構大公國際都對此毫無察覺。后者剛在幾天前將盾安集團的信用等級由AA+調整為AA-。

  公司實際用帶息債務支撐了下游的銷售和投資擴張,由于應收賬款的回收時間不確定,而長期投資回收時間長,一旦應收款不能及時回籠,就會造成資金鏈斷裂。

  加劇盾安集團債務風險的還有期限錯配的問題,大量中長期借款在2018年集中到期,反映出盾安集團資產負債管理能力的不足。存貨的滯銷也會加劇資金的短期錯配。

  上述財務分析人士就指出,合理的債務融資不僅是融資金額杠桿水平的匹配,還有一個關鍵在于恰當的期限匹配,盾安集團對債務的償還時間安排不當。期限錯配加上現金流實際并不理想,一出現風吹草動,現金流就會崩裂。

  為補充流動性,盾安集團從2016年開始發行了大量的短期和超短期債券,上海清算所顯示,盾安集團在2017年以來共發行11期超短期融資券。在共計113億元募集資金中,大部分用途為補充流動資金、償還貸款及債券或置換貸款,僅有9.5億元為補充綠色項目建設資金。

  上述人士表示,這從側面反映出盾安舉債能力逐漸下降,實際上公司近兩年的長期債務略有下降,盾安最近頻繁進行短期融資而不是中長期的債券,可能說明公司的中長期融資能力已經受限。

  債務危機爆發王勇(化名)在盾安集團位于杭州濱江區的總部大堂已經等了半個鐘頭,他與盾安的業務員在電話中約定了在一樓大廳見面。

  王勇是盾安來自廣東的供應商,他在上個月感覺到了異常:“對接的人換了,從領導到業務員都不接電話了”,眼看著年后十幾萬的賬款已經延期了兩個月。最近看到網上關于盾安出事的新聞,才特意趕來總部約見盾安方面的人員。

  在談話中,盾安業務人員稱網上的傳言是謠言,他表示這次賬款延期源于采購部門內部的問題,已經安排了一筆款項在5月20日放出,但目前供應商處于排隊狀態,還不確定是否能發放到王勇手中。

  這樣的答案并未讓王勇滿意,但也只能等等看。他沒有細問20日將發放多少款項,他不知道的是,截至去年底,盾安集團短期應付供應商的債務高達49億。

  幾天前,盾安集團接連取消兩期債券發行。在一份《關于盾安集團債務危機情況的緊急報告》中,盾安集團董事長姚新義稱:“目前公司各項有息負債超過450億元。”據盾安集團向大公國際提供的最新反饋,截至今年4月11日可用賬戶余額為22億元,據媒體報道發行總額10億元的“17盾安SCP008”已兌付完畢,即可用賬戶余額僅剩十億余元。

  盾安集團年報顯示,目前發行且處于存續期間的11只債券共募集資金113億元,其中2018年到期的債券就有73億。

  一季報顯示,帶息負債為359億元,其中短期帶息負債為237億,應付債券為25億。2017年流動資產共計330億元還無法覆蓋上述負債。2017年和2016年光支付的利息就有21億和19億。短期債務壓力讓理財產品支出也從39億降至3.8億。

  盾安集團正在加大對上市公司股份的質押力度:盾安集團和關聯方浙江青鳥旅游共質押江南化工約2億股已質押,已經占公司總股本約15%。

  目前,盾安集團債務涉及到80多家金融機構。盾安將債務危機解釋為“由于防風險去杠桿工作,使市場資金迅速收緊,導致大規模利用債券融資的企業出現嚴重的流動性困難。”

  姚新義的困境,不免讓人聯想起此前跳樓的金盾股份董事長,后者被100億的債務壓垮,現在看來與盾安相比是“大巫見小巫”:在欠債450億的情況下,工廠依然正常生產、員工自信滿滿。

  一位浙江的私募基金經理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兩者是“同一枚硬幣的正反面”,區別在于,金盾大部分使用的是民間資本,而盾安使用的是銀行資本和債券。兩者的相同之處在于,公司主業的盈利能力都比較弱,試圖用高杠桿做大集團的債務用于對外多元投資實現高增長。

  盾安和金盾的債務危機都爆發于“去杠桿化”的大背景之下,倒在高杠桿和盲目多元化經營的路上,也都參與到了房地產投資中。

  對于盾安的未來愿景,姚新義曾提出一個宏偉目標:“在十三五期間完成十個業務板塊上市、百億元年利稅和千億元的銷售收入。”

  根據上述姚新義的報告書,目前盾安集團還有多家公司在準備IPO:高端閥門制造商“盾安智控”、食品企業杭州“姚生記”和三文魚養殖企業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公司,此外盾安集團旗下的如山資本稱未來三年將推動30余家企業IPO。

  陳林在盾安工作了三年多,他記得在2014年進入盾安時,集團只有七十多家子公司,而現在流傳的數字是兩百多家。

  據他回憶,從2015年開始,公司的節假日福利從購物卡變成了姚記的堅果和鴨脖,當“姚老板”進軍三文魚和房地產產業時,則對員工推出了內購優惠。目前盾安集團在店口擁有三個小區、一家小學和一個專供盾安內部的“高級會所”——“碧浪山莊”。

  陳林所在盾安機電屬于盾安環境旗下的全資子公司,是中央空調的生產總廠,也是集團下屬中最重要的廠,“每次有重要領導來考察時,都會來我們這廠”。為此,盾安機電專門設了一個對外展廳,在該展廳里,不僅展示了盾安的主業,還有姚記食品的零食和三文魚養殖技術。陳林記得,當時“姚老板”頻繁在公開場合,宣揚集團的規模:“產業有多少、板塊有多少、涉及有多廣……”。

  他認為,盾安的危機是因為擴張太快。事實上,包括房地產在內的副業并沒有帶來更多收益。

  在對外投資中,2017年盾安集團對外投資擴大,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資產56億,長期股權投資由4億元提高到18.9億元。

  其中最大一筆是對浙江盾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盾安房產)的12.6億元投資。盾安房產是盾安集團房地產業務的經營主體,盾安集團2017年對該公司的投資額為12.6億元,將其列入長期股權投資中。

  雖未在集團財報中披露,但根據大公集團發布的信用評級報告,2014-2016年,盾安房產營業收入持續下降,截至2017年9月末,盾安房地產總資產68.3億元、凈資產28.4億元。2017年1-9月實現營業收入2.4億元,凈利潤僅為6763萬元。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盾安地產在2017年12月之前屬于合并報表范圍內,但由于2017年12月19日寶泰實業對盾安房產增資24.98億元,持股比例變為50.98%。盾安集團以“不再擁有對盾安房地產的控制權”為由不對其并表。

  上述財務分析人士認為,這樣的安排可能是有意為之,使盾安房產不在合并范圍內,因為若合并報表將使盾安集團的負債率更高、存貨更高。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盾安房產的去庫存速度并不理想,截至2017年3月,總建設面積合計87萬平方米,而2014-2016年三年簽約銷售面積僅為29萬平方米,回籠資金約31億元。盾安房產的主要項目為青島藍山灣和沈陽新一尚品,已投資51億元。

  主營業務疲軟盾安集團的多元化發展,實屬不得已。

  財報顯示,2014年-2017年期間,盾安集團營業收入分別為503億元、516億元、526億元和586億元,營業利潤分別為15.28億元、14.03億元、13.38億元和17億元,除了2017年有所好轉,其他幾個年份均增收不增利,利潤逐年下降。

  此外,上述利潤含金量并不高:2014年-2016年每年有約10億元左右的投資和房地產收益。因此,盾安集團2014—2016年實際經營帶來的利潤分別為5.83億元、2.27億元、2.16億元,“存在主營業務盈利能力較弱的風險”。并且,營業外收入在凈利潤中占比較高,分別為18%、31%、34%和19%。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由于集團財報并未詳細披露各版塊業績,可根據大公發布的報告窺見一二:2014-2016年,裝備制造、民爆化工、銅貿易和房地產業務毛利率都在逐年下降。兩個上市公司財報顯示,以盾安環境和江南化工為經營主體的傳統空調配件和民爆業務業績并不理想。

 盾安困境:債務支撐下的百億帝國

  盾安環境受下游空調整機和房地產市場景氣度影響,2015年和2016年扣非后凈利潤只有703萬元和-6448萬元,下降90.62%和1016.90%,2017年勉強回到747萬元,但與2009年到2012年間每年2億元左右的利潤相去甚遠。

  江南化工也類似,2014-2016年民用炸藥銷售量逐年下降,民爆產品價格的放開也使得盈利能力下降。江南化工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曾在2013年達到頂峰,之后逐年下滑,2017年營業收入雖有好轉,但凈利率已經大不如前:2017年的凈利潤只有4454萬元,而2013年的凈利潤高達2.6億元。

  盾安新能源成立于2011年,根據大公出示的報告,公司新能源項目投資仍較大,棄風限電和風能不穩定性對公司新能源業務發展造成一定不利影響。2017年在建風電項目價值5.8億元,其中包括內蒙古、貴州、山西和寧夏等地的風場建設。

  截至2017年6月30日,盾安新能源的資產合計70億元,營業收入為2.7億元,凈利潤為3288萬元,資產收益率僅為0.4%。根據盾安集團制定的應對措施,計劃將托管盾安光伏、華創風能等項目,減輕債務壓力。


責任編輯:秦亮

上一篇:謝宏站回臺前貝因美就能回魂?前國產奶粉老大2018生死一線
下一篇:最后一頁

網站首頁 | 市場信息報企業文化部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版權信息 | 常見問題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客服電話: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絨線胡同28號天安國匯公寓8088室 郵編:100025  舉報電話: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場信息報 晉新網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14082028 晉ICP備10201605號
頁面執行時間: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358號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