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設為首頁  網站地圖  幫助  加入收藏  人員查詢
首頁 > 文華精粹 >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市場信息網   2018-12-13 17:39:35   來源:    作者:李建榮   評論:0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1992年的李建榮(右)和同學兼同事孫滿倉

  1992年的中國社會,發生了一件已被寫進歷史的重大事件,那就是鄧小平南巡。在前后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以巨大的政治勇氣、洞若觀火的眼光和樸素犀利的語言,先后在武漢、深圳、珠海、以至上海等地發表了著名的南巡談話,旗幟鮮明地回答了當代中國面臨的許多重大的、緊迫的、敏感的理論問題,終止了姓“社”還是姓“資”的爭論,提出了“發展才是硬道理”、“資本主義也有計劃,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不爭論,是我的一個發明”、“膽子要大一些,步子要快一些”等一系列振聾發聵的新思想和新觀點,從而使徘徊于十字路口的中國列車擺脫了向左轉的危險,沿著改革開放的正確道路滾滾向前??梢哉f,南巡談話是暮年的鄧小平對他深愛的祖國和人民的最好的報答和最大的貢獻,有人說,南巡談話是第二次改革開放,南巡談話救了中國。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深圳國貿大樓高矗云天。

  南巡談話已經過去了25年,南巡談話的完整內容和生動真實的細節,已經為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本文所敘述的,是在大時代的背景之下,小人物的一次奇遇,或者再明確點,就是人們很少知道的兩個小人物的“南巡”,這兩個小人物就是本人和同學兼同事孫滿倉。當時,為了把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風往山西吹一吹,我們兩人作為山西日報周末版的記者,奉命去沿海地區采訪,時間和采訪題材都有我們自己定,自由度很高。當我們在1992年3月初從太原出發,趕往濟南,而后就沿著海岸線一路南下時,我們怎么也想不到,此時鄧公的南巡剛剛結束,只是對外還沒公開,我們在南行途中的一些地方,似乎還能看到他剛剛離開的足跡和身影。

  記得在山東濟南,我們首先采訪的是省委組織部的一位副部長,他談了山東省委重視選拔懂經濟的干部擔任縣委書記這個關鍵崗位的職務,并講了一個日后流行到全國的觀點,即“最大的效益出自組織部”。大眾日報的同仁則談了山東在解放思想、更新觀念方面所做的努力。山東用干部當時有三句話,叫做“路不要走錯,錯了再折回來;床不要上錯,上錯了再下來;錢不要裝錯,裝錯了再拿出來”。盡管在今天來看,這些話可能還會受到批評,但當時山東就是這么講的,這些話里所包含的對干部的寬容精神、允許犯錯和糾錯的精神,無疑是正確的。我們在濟南、青島、煙臺匆匆而行,寫成的文章計有《山東悄悄崛起之謎》、《青島人也覺得閉塞》等。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溫州蒼南,當年中國第一個農民城。

  出山東,入江浙。江南水多,江蘇人便具有水的一樣流動柔韌、奔騰向前的性格,《江蘇為啥猛要大學生》、《蘇南雜記》等文章,便是對江蘇人這種江河流水一樣的性格的具體詮釋。浙東多山地,寧波人、溫州人便都像山石一樣堅強不屈,《借奶長大的寧波》、《在溫州農家做客》、《承包藍天》等文,就是對浙江人山石一般的性格的盡情描繪。其中《承包藍天》一文,寫的是溫州青年農民王均瑤承包飛往長沙、飛往上海的空中航線的故事。那時王均瑤才24歲,有點稚嫩,也很英俊,在我們面前用溫州話加普通話暢談著他的飛機夢、藍天夢,說到麻煩的事,他嘴里愛用“七七八八”這個詞。后來夢想成真了,他名動一時,成了財富人物,成了著名的均瑤集團的掌門人,再后來,他又不幸罹患絕癥,英年早逝。聽聞噩耗,我們兩人遙望南天,灑淚而祭:均瑤啊,你在天國可好?你還愛念叨“七七八八”嗎?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溫州楠溪江清流行舟。

   到上海的時候,就聽解放日報的同仁說,小平同志剛剛離開上海。一年前,小平同志就在上海發表過談話,周瑞金等人據此寫成了《做改革開放的領頭羊》等“猴年八評”,本以為可以一掃當時的沉悶氣氛,誰知道卻在北京遭到了非議,并引發了一場思想交鋒。時隔一年,情況會改變嗎?上海在等待。誰也不知道,小平同志此行給上海帶來了新的重大的發展機遇,誰也不知道,浦東后來高樓林立、華燈輝煌的壯麗恢宏的景象,上海后來重新崛起的萬千氣象,其實在小平同志南巡到上海時就已經出現了,只不過,當時它是出現在一個世紀老人那睿智的腦海里。

  3月中旬,我們兩人來到廈門,一天早晨吃過早飯,當我們正在臨窗遠眺,醉心于鷺島天遙水闊、水鳥蹁躚的美麗風光和近處高大火紅、有花無葉的木棉樹時,女服務員送來了兩份報紙,一份是《文摘報》,一份是《廈門日報》,《文摘報》上選登了我們兩人在山東所寫的文章,題目改為《最大的效益出自組織部》,這讓我們心情喜悅,深受鼓勵。而《廈門日報》上轉自《深圳特區報》的《東方風來滿眼春》的長篇通訊,則讓我們心里一驚,眼前一亮,鄧小平南巡了,南巡談話發表了,我們雖然還不能預言此后中國具體會發生什么事,但記者的職業敏感讓我們感覺到,改革開放的步伐要加快了,中國要發生更大的變化了!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廈門的木棉花。

  在廣州,我們兩人先后寫了《雄風鼓蕩大亞灣》和《廣東四小虎》,之后,我們便迫不不急待地在廣州站乘坐上列車,來到了小平同志不久前剛剛巡視過的深圳特區。這時,深圳上上下下都在興奮地談論著南巡談話。我和孫滿倉住在條件簡陋的特區報招待所,心里想的卻是天下事,是改革開放的大事。感謝從山西日報跳槽到特區報的朋友們,他們不僅給我們提供了許多素材,讓我們完成了《到深圳去》、《特區的三有與三無》等幾篇文章,而且還帶著或指點著我們沿著小平同志視察深圳的線路圖又走了一遍。在充滿現代氣息的深圳火車站,鄧小平親筆書寫的“深圳”兩個大字被涂染成鮮紅的顏色,十分醒目。在紅荔路,我們詢問交警,他們當時曾目睹小平同志乘坐的面包車徐徐經過。后來,這里就豎起了著名的鄧小平巨幅畫像,成了深圳的一個標志。在國貿大樓,乘坐電梯來到位于第53層的旋轉餐廳,我們仿佛聽到了小平同志不久前就在這里對陪同的官員所講的“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也是在這里,小平同志隔著玻璃窗遠眺香港,說等到香港回歸那一天,他希望“到香港自己的土地上去走一走”。我們不曉得小平同志當時到底站在哪個窗玻璃前,于是只有在一個一個窗戶前依次眺望,我們也是第一次看到過去被稱為資本主義的香港,沒有想到它看上去很美。在迎賓館接見廳外,我們望著婆娑的桂樹,望著接見廳內的陳設,心里又生出一種莊嚴感,小平同志離開深圳前發表的重要談話,就是在這個不大的接見廳里進行的,南巡談話的主要精神,正是從這里傳向北京,傳向全國的。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多年后,作者重游深圳,在鄧小平巨幅畫像前留影。

  從深圳到珠海,從海南到廣西,我們兩人又相繼寫出了《歌哭在珠?!?、《在海南的山西人》、《在桂林》、《沿海歸來話山西》等收尾之作。到五月初,我們便回到了山西。短短的兩個月,形勢已變,輿論已變,會場上、電視上、報紙上乃至私下里,人們都在學習和討論南巡談話,我們兩人所寫的沿海紀行系列文章約10萬字,自然也得以順利刊出,并對山西人沖破禁區,解放思想,加快追趕沿海地區的步伐,起到了搖旗吶喊、推波助瀾的作用。再者,我們兩人的思想也受到了一次洗禮,我們的眼界和心胸也更加寬廣,我們的記者生涯也因此而更加充實、豐富和亮麗。一時間,我們兩人也成了新聞人物,許多地方都請我們去作報告,報社專門為我們舉行了座談會,省委書記王茂林表揚了我們,后來我們兩人又將文章結集成書,名為《沿海大寫真》,當初拍板讓我們兩人去沿海采訪的任思霖副總編輯特意為書作序,可謂情深意切。至此,我們兩個小人物沿著祖國蜿蜒伸展的海岸線邊走邊看、前后到過8個省市、行程萬余公里的“南巡”才算正式結束。我們的成功,主要是因為我們趕上了一個改革開放的浪潮洶涌澎湃的好時代,更特別的,是我們兩個小人物的“南巡”,正好是在鄧小平南巡談話的大背景下發生的,所以我們應感謝改革開放,感謝一代偉人鄧小平和他影響深遠的閃耀著真理光輝的南巡談話。

  兩個小人物的“南巡”

                                                                         《沿海大寫真》封面一片蔚藍。


責任編輯:scxxb王博

上一篇:中英合作經典兒童劇《蹺蹺板樹》將跨年首演
下一篇:中國商周時期最大車馬坑 比秦始皇陵車馬坑早600年

網站首頁 | 市場信息報企業文化部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版權信息 | 常見問題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客服電話: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絨線胡同28號天安國匯公寓8088室 郵編:100025  舉報電話: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場信息報 晉新網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14082028 晉ICP備10201605號
頁面執行時間: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358號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