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設為首頁  網站地圖  幫助  加入收藏  人員查詢
首頁 三農動態 政策法規 三農人物 精準扶貧 大家論壇 農業資訊 建設新農村 農產品展示 致富經驗
首頁 > 現代農村 > 農業資訊 >

臟亂差”到“清綠美”:從龍山村變化看重慶農村人居環境整治

市場信息網   2019-07-12 06:24:17   來源: 重慶日報   評論:0

  南川區金山鎮龍山村,一個夾在金佛山、柏芷山和菁壩山中間的小村莊。村民張金平在這里長大,眼見它幽靜秀麗,眼見它遭“垃圾圍村”,又眼見它重新變美。

  過去,龍山村的垃圾清運設施不全,村民們的環保意識也差,河邊、橋下、樹林里,哪里方便垃圾便丟到哪里。長此以往,曾經秀氣凈麗的龍山村,到處是七零八落的垃圾堆,遇上下大雨,垃圾就被沖到河里,有時將水面都覆蓋得嚴嚴實實。

  夏至前夕,重慶日報記者再次來到龍山村時,映入眼簾的,不再是滿目的垃圾,而是干凈的油畫路、潔凈的民居、小而美的庭院,尤其是那些庭院前后怒放的嬌艷花朵,讓這座村莊顯得生機勃勃。

  轉變的,不僅僅是龍山村。前不久,在國務院辦公廳的通報中,南川區因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成效明顯而獲得督查激勵,是重慶唯一獲此殊榮的區縣。

  變化如何而來?南川區在農村人居環境整治過程中,有些什么訣竅?

  生活變好了,卻遭遇“垃圾圍村”

  “這是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才換來的。”周玉賢是個外來媳婦——2007年,她嫁給了龍山村的低保戶曹洪福。

  在曹家住了一年多,周玉賢愣是沒怎么拿過掃把。“不是我懶,而是實在不曉得怎么掃。”她告訴記者,家里的地沒有瓷磚,也沒硬化,一掃就滿屋是土。

  上廁所更是讓人尷尬——一個土坑兩塊磚,三尺土墻圍半邊。每次上廁所,周玉賢都要四下張望,生怕被人無意間看到,“搞得跟做賊一樣。夏天蒼蠅蚊子多得不得了,上廁所還必須得帶把蒲扇。”

  其他村民家里的情況,也差不多。個體家庭如此,村里的環境當然好不到哪里去。大多數村民家都是旱廁,沒有任何排污設施,糞便直排堰溝,再通過雨水排到村里的三岔河里,污染水質。

  其他垃圾也不少。“隨手扔、隨處扔,就為了圖方便。”張金平說,甚至有的村民為了圖省事,把死豬也往河里一扔了事。河里白色垃圾成堆,惡臭熏天,各種顏色的塑料制品、玻璃、陶瓷碎片等隨處可見,“完全沒得我小時記憶中的清潔美好的樣子。”

  當然,也有一些村民有點環保意識,卻不知如何處理這些垃圾,只好按傳統辦法,先把垃圾堆在院外,天晴時一把火燒掉。焚燒的時候,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刺鼻的氣味。

  就這樣,龍山村的垃圾問題,像個毒瘤一樣不停生長,日漸嚴重。

  這,并非個例。

  “農村美不美,環境好不好,直接關系到農民生活質量。”南川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前些年,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人們生產生活方式的轉變,農村環境壓力陡然加大,個別地方由于垃圾清運體系不完備,甚至出現了“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的現象。

  該負責人認為,垃圾遍地,固然有村民習慣不好的原因,但也有一些客觀原因。“農村垃圾的‘產量’變大了,‘銷路’卻沒變寬。”他說,一方面,隨著農村居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物質空前繁榮,垃圾也與日俱增。另一方面,走村串戶收廢品的越來越少,很多以前可回收的垃圾無處可去,為了省事,大家只好一扔了之或一燒了之;隨著生產方式的轉變,像糞水這些以前大家爭著要的東西,現在不再“緊俏”,可要靠農民自己來處理掉,也是個難事。

  “以前農村的廁所是‘寶’,大家搶著要,糞尿是流不進三岔河的;現在種莊稼的少了,村民大多只種些菜自給自足,而且留在家的農民都不是壯勞力,嫌糞尿施肥太累、太臟,都改用化肥了,沒人要的人畜糞尿就成了污染源。”龍山村支書梁大友說,村里垃圾中,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一次性塑料袋,商家為招攬生意,都會提供免費塑料袋,而垃圾又沒有集中處理,所以塑料袋泛濫成災。

  向垃圾宣戰,全面整治農村人居環境

  隨著龍山村成為南川區的鄉村振興示范村,按照“全區一盤棋”的部署,村里打響了這場垃圾突圍戰。

  基礎設施方面,在主干道沿線,整治立面、打造文化墻、改造排水溝;在農房本身或附近,做到“三改三化”(改廁所、改廚房、改圈舍,院壩硬化、連戶路硬化、排水溝硬化)。此外,每戶人家里都設置了一個垃圾桶,路上每隔二三十米遠也都有一個垃圾箱。村里還聘請了4位保潔員,定期從村民家里把垃圾收走,運到村頭的垃圾堆放點,堆滿了即通知鎮里的垃圾車來轉運,最后在區里的垃圾站進行處理——這樣一個垃圾收集、清運、處理的閉合流程,對環境的凈化起到了關鍵作用。

  漸漸地,亂扔垃圾的少了,但也有個別人仍然我行我素。梁大友只好帶領村干部苦口婆心地勸,再加上村民們的輪番“轟炸”,總算又解決了一部分問題。

  環境變好了,龍山村也發展起了鄉村旅游,還成立了農家樂旅游協會。隨著游客的到來,垃圾和污染又多了起來,協會就要求所有農家樂,除了本身要做好垃圾回收外,還要逐步配備污水處理設備。通過純生物處理的幾次過濾和發酵,廚房污水也能夠變成清水,可用于洗地板、澆花,每月還可省數百元水費。

  “所以,必須要建立健全完善的機制,才能很好地治理農村垃圾,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南川區相關負責人說,在全區層面的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中,南川首先針對農村垃圾,采取“戶分類、村收集、鎮轉運、區處理”治理模式,累計投入資金1935萬元,增添壓縮車、勾臂車、垃圾箱、垃圾桶等系列裝備,基本完善了農村垃圾收運系統,使全區184個行政村的生活垃圾得到有效治理,覆蓋農村常住人口35.45萬人。

  二是持續推進廁所革命。2018年,該區在市級改廁任務2200戶的基礎上自加壓力,全年完成農村廁所改造3813戶。

  三是有效治理農村生活污水。對30個已建鄉鎮污水處理廠實施技改工程,在污水處理管網尚不完善的19個鄉鎮建設約25公里二三級管網,有效提升污水收集處理能力。同時,對龍川江、大溪河、黑溪河等流域禁養區內的養殖場全部實施關閉搬遷或轉型,城市建成區養殖場全部關閉搬遷。

  “此外,我們還加快推進農業生產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去年全年的化肥用量比上一年減少了339噸,農藥用量減少了1.1噸,全區農膜回收利用率達到78%。”該負責人表示,種種措施,推動南川農村人居環境持續向好。

  積極探索,讓村民的環保意識變成行為習慣

  眼瞅著環境一天天美化,很多村民不再好意思隨處亂丟亂倒。但要把這些環保意識固化下來,形成潛移默化的行為習慣,還得靠一些制度來約束和激勵。村民是農村環境整治的主體,只有調動村民積極性,才能從根源上避免環境整治陷入“前腳剛清理、后腳又傾倒”的怪圈。

  在區里的動員下,一些村放開了手腳。

  龍山村實行衛生評比,既評比清潔戶,也評比邋遢戶,評選出來后還要上墻。“懶”出了名的貧困戶代某就曾連續被評為邋遢戶,牌子掛在家門口,讓他自覺臉上掛不住,終于開始動手拾掇起來。

  該區大觀鎮金龍村向村民們發放了1200余個垃圾分類投放桶,村民每按分類要求存滿垃圾一桶,便可得積分1分,積分可兌換肥皂、拖把等物品,借此提高村民垃圾分類積極性。

  木涼鎮漢場壩村每月向每戶村民收取10元清潔費,發展鄉村旅游和農家樂項目業主加倍繳納。這筆錢被用于支付3位保潔人員的工資,也用于購買生活物品以便村民用積分兌換。

  前不久,國家統計局南川調查隊在當地多個村子進行了問卷調查。調查顯示,96.7%的村民表示村里有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63.3%的村民對當前人居環境整治的成果表示滿意。其中,生活垃圾處理好、污染減少這兩項獲得認同最多,健康意識、衛生習慣變好居于其次。

  今年5月,南川區的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獲得了國務院辦公廳的督查激勵。

  “萬里長征僅僅是邁出了第一步。”南川區相關負責人說,“環境整治不是一件易事,行為習慣的養成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今年,南川區的清潔行動將力爭實現“三個100%”目標,即清潔行動覆蓋農村常住農戶100%、農民知曉度達到100%、農戶參與度達到100%,并建成太平場—黎香湖—大觀—木涼漢場壩—興隆金花—南平永安、大觀—河圖—石溪鹽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示范帶。

  垃圾的回收利用也被提上了日程。“農村垃圾和污水中化工污染成分不多,多數是有機物,有回收利用價值。我們將探索廢物資源化回收,讓垃圾‘變廢為寶’。”該負責人表示。

  今年重慶市將針對痛點難點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

  7月5日,重慶日報記者從市農業農村委獲悉,重慶市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開局良好,但一些地方還存在認識有偏差、投入不夠、重建輕管、農民參與度不夠高等問題,今年,重慶市將圍繞這些痛點難點,有針對性地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

  市農業農村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重慶市目前是按照“6+3”任務框架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6”即農村廁所革命、生活垃圾治理、生活污水治理等6項重點任務,“3”即引導良好衛生習慣、完善建管機制、強化政策支持等3項保障性措施。

  去年以來,全市共完成改廁12.2萬戶,新建農村公廁295座;新增垃圾治理村177個,建成垃圾分類示范村170個,整治非正規垃圾堆放點293.1萬平方米,全市行政村生活垃圾有效治理率保持在93%以上;完成鄉鎮污水管網建設947.37公里;完成16.9萬頭生豬當量污染治理設施配套建設,回收廢棄農膜5064.7噸。

  但是,目前重慶市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部分任務進度相對滯后,以改廁為例,今年全市計劃新建改造農村戶廁37.5萬戶、農村公廁1000座,但截至5月底,僅完成改廁6.5萬戶、新建農村公廁184座。

  該負責人認為,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是思想認識有偏差,個別區縣沒有站在全局的高度來認識和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二是投入還不夠,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具有準公益性,難以引進社會資本參與;三是農村環境整治設施布局較分散,管理維護成本較高,設施管護還未全面形成市場化運行機制,導致“重建輕管”現象不同程度存在;四是尚未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農民參與度不夠高。

  “今年時間已過半,在下半年,我們將針對這些痛點難點進行解決。”該負責人表示,首先是落實考核督導機制,把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納入區縣年度考核,對行動快、效果好的區縣給予獎勵。其次,加大投入力度,2019年市區兩級及其他資金投入將達到近110億元。此外,重慶市還將充分發揮村級各類組織、村規民約等作用,充分調動農民群眾的積極性,逐步培育群眾責任意識,探索建立專業化市場化的建管運營機制,確保各類設施建得起、用得上、管得好,能長期穩定運行。

  記者手記

  創新基層治理消除“垃圾圍村”

  隨著經濟的發展,農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農村環境帶來的壓力卻在發展中越來越突顯,“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家里現代化,屋外臟亂差”已成為部分農村的真實寫照,嚴重影響著鄉村振興進程。

  相關資料顯示,我國每年農村垃圾總量達到1.2億噸,全國4萬個鄉鎮、近60萬個行政村,許多沒有環?;A設施,有的還處于垃圾自然堆放狀態,鄉村正面臨著垃圾帶來的重重威脅——白色污染、環境破壞、飲水安全、居民的身體健康……

  這個在社會經濟發展中出現的問題,需要通過創新基層治理進行及時消解。說到底,造成垃圾圍村現象的原因,既有硬件上的缺失,也是農村基層管理上的缺失。在不少農村,看得到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卻看不到嚴謹規范、科學有效的管理方式,加上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大量涌向城市,農村垃圾便處于毫無節制、野蠻生長的狀態。

  但是,并不是所有鄉村都束手無策。四川省眉山市丹棱縣丹棱鎮龍鵠村就曾用“一塊錢”解決了垃圾圍村的大問題。具體而言,就是村里將垃圾承包給專業團隊,所需費用由衛生費和財政資金各承擔一半,而其中的衛生費則是由所有村民每人每月交1元錢組成。一塊錢雖然不多,卻讓每位村民都參與了進來,有了主人翁意識,讓龍鵠村辦成了大事。

  這就是農村基層善治的有效探索,只有有效解決好鄉村治理問題,才能激活農村發展活力,才能有效解決垃圾圍村的問題。

  農村基層管理創新,必須不怕煩瑣,不怕碎片化,要時時刻刻體現“人”這個核心,讓社會治理的過程,服務于人的全面成長,并通過制度設計,讓人人都參與社會共治。只有這樣,農村未來才能更加潔凈清明。(記者 顏安)


責任編輯:王禮杰

上一篇:大足打造高效節水噴灌系統 過緩解水資源供需矛盾
下一篇:最后一頁

網站首頁 | 市場信息報企業文化部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版權信息 | 常見問題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客服電話: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絨線胡同28號天安國匯公寓8088室 郵編:100025  舉報電話: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場信息報 晉新網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14082028 晉ICP備10201605號
頁面執行時間: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358號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