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設為首頁  網站地圖  幫助  加入收藏  人員查詢
首頁 > 時尚女性 >

立陶宛版《偽君子》:社交網絡連著你我他

市場信息網   2019-07-12 12:11:36   來源: 中國經濟網   評論:0

  梅生

  戲劇名導奧斯卡·科索諾瓦斯為立陶宛國家話劇院創排的莫里哀劇作《偽君子》,不久前作為今年第八屆林兆華戲劇邀請展的劇目之一,亮相北京天橋藝術中心。該劇開場不久,奧爾恭的家人便迫不及待扔掉頭上的復古假發套,露出勾連當下的面貌。待奧爾恭與他的“好兄弟”答爾丟夫按照莫里哀劇作的故事脈絡先后登場,社交網絡時代的諸多特征也紛紛跟著“上線”。奧爾恭社交賬號推送的正能量圖文、他和答爾丟夫幾乎一模一樣的網絡個人形象宣傳片、他的女兒瑪麗亞娜手機里的自拍濾鏡、眾人對直播載體的習以為常等等,都在告訴觀眾:掌控舞臺的是一幫包裝高手,他們與臺下的觀眾一樣,熟諳各種緊跟潮流的“自我營銷”手段。

  順勢,“偽君子”由劇本里的答爾丟夫一個人,變成臺上的一群人,甚至臺下的許多人——可能在演出中途,已有觀眾偷偷拍下失焦的照片或短視頻,并習慣性地美化之后“同步”到朋友圈,告知他人身處熱門演出的現場,一邊覺得奧爾恭等人特別可笑,一邊等著收獲點贊與留言。

  這版《偽君子》看似將觸角延伸到我們衣食住行的互聯思維,徹底顛覆觀眾對莫里哀喜劇的固有印象,實則除了結尾,幾乎是對《偽君子》劇作“按部就班”的排演。

  《偽君子》劇本講述答爾丟夫以虔誠的宗教信仰為行騙外衣,逐步騙得富商奧爾恭百分百的信任,從身無分文的乞丐搖身變作奧爾恭家里擁有至高話語權的一員。奧爾恭為了把答爾丟夫永久留在家中,不僅取消了女兒原有的婚約,把他視作最佳女婿人選,還讓他取代兒子成為家族財產唯一的合法繼承人。追求奧爾恭妻子的過程中,答爾丟夫露出狐貍尾巴,奧爾恭幡然醒悟,但是為時已晚。奧爾恭一家眼看要搬離豪宅流落街頭,王爺頒發的逮捕令把答爾丟夫送進監獄,一家的生活秩序恢復。

  不過上述情節并非莫里哀寫于十七世紀的劇本原貌,而是他花費幾年時間多次修改的結果。莫里哀最初把答爾丟夫設定為一名神職人員,同時以他的成功行騙作為故事結尾。顯然,這大大冒犯了當時一統歐洲民眾思想的羅馬教廷,《偽君子》在凡爾賽宮游園會首度亮相時,引發軒然大波。迫于教會壓力,莫里哀把答爾丟夫的身份改成了天主教的假信徒,并把結局改為惡有惡報。雖然情節以奧爾恭全家由悲轉喜作終,但莫里哀描繪奧爾恭“一往情深”追逐答爾丟夫過程的筆觸,充滿嘲諷。奧爾恭的剛愎自用,配不上觀眾對他的同情。

  科索諾瓦斯的舞臺處理,首先是對莫里哀創作《偽君子》經歷的一次致敬。宛若凡爾賽花園迷宮的舞美主體,將奧爾恭家產騙到手的答爾丟夫指著中文字幕“這年頭,結局就是這樣的”示意觀眾演出已經結束,以及奧爾恭一家“告別”天橋藝術中心的畫面,觀照的都是該劇三百多年前驚天動地的首演。致敬之外,科索諾瓦斯肢解了現代社會的方方面面,將莫里哀的文本與社交網絡時代的土壤相匹配。

  花園迷宮與網絡天地一樣,都既有夸張色彩又有藏匿功能——奧爾恭的兒子能夠聽到答爾丟夫與母親的調情,是因把自己裝扮成了花園里的大杜鵑樹。臺上的人物雖然說著莫里哀寫就的臺詞,但行為舉止卻與他塑造的角色有著天壤之別,像極了許多人在現實生活和虛擬世界的反差,莫里哀的文字由此具備雙重連接與指向功能,可作兩極化解讀。

  另一方面,電腦、冰箱、馬桶、椅子等電器和生活用具在迷宮多個角落的直觀散布,卻是導演對眾人隱私無處可藏的宣告。即時攝影手法將爭執、調情等畫面放大在觀眾面前時,這些道具成為實實在在的幫兇。而當投射到大屏幕的畫面變換出或藍或紅的不同顏色,漸漸扭曲變形,表演空間同時由舞臺延伸到后臺和觀眾席,觀眾參與進來的偷窺與狂歡也一覽無遺,帶出社交網絡的另外兩大屬性。

  社交網絡可以讓普通百姓一夜之間變成網紅,也是政客、明星保持優雅得體形象的利器。但網友為他們喜愛的網絡風云人物點贊助威之時,也自動切斷了解他們另一面的途徑。誰能想到,宣傳片里樂于助人、熱衷公益和環保事業的奧爾恭與答爾丟夫,是兩個偽善程度與方向不同的偽君子?

  在基本不改動文本但會適當刪減、挪移的情況下,用現代思維賦予經典劇作全新意義,也是科索諾瓦斯的創作特征之一。2008年在國家大劇院演出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中,他借鑒音樂劇形式,把莎翁的經典愛情悲劇放在了兩個毗鄰的披薩店,在面粉飛揚的廚房相愛的青年男女,最終死在面粉鍋里。2014年的奧林匹克戲劇節上與中國觀眾見面的《哈姆雷特》,小丑裝扮的演員借助后臺化妝間的化妝桌,共同完成了“你是誰”的身份追問與“我是誰”的身份尋找,看得觀眾心有戚戚。率先獻演2017年的烏鎮戲劇節,之后巡演國內多個城市的《海鷗》,則是一部排練場戲劇。演員的始終在場讓所有戲份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讓演員一直在參與和觀看兩種狀態中游走,以略帶荒誕的面目呈現出契訶夫自稱的喜劇性。

  與柏林邵賓納劇院2016年帶來的《偽君子》等版本相比,科索諾瓦斯版能夠引發觀眾強烈共鳴的根基,在于社交網絡的背景連著你我他。邵賓納版將演員放置在不斷旋轉的正方體中,用他們身體的夸張碰撞與擠壓,以及十字架的最終傾斜,道出宗教對人性的扭曲,雖然也很先鋒,不過不能像科索諾瓦斯版一樣讓人感同身受。但是也需要承認,這版《偽君子》提供的觀眾參與狂歡的通道,也讓中國觀眾的宣泄有些過火。該劇有關社交網絡從頭到腳改造精英與大眾,并讓他們之間的“斗爭”更具曖昧和隱蔽特點的反思,并沒達到朋友圈熱烈探討的力度與高度。


責任編輯:gaoxuejing1高雪婧

上一篇:中國人能不能講好花木蘭故事?
下一篇:最后一頁

網站首頁 | 市場信息報企業文化部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版權信息 | 常見問題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客服電話: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絨線胡同28號天安國匯公寓8088室 郵編:100025  舉報電話: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場信息報 晉新網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14082028 晉ICP備10201605號
頁面執行時間: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358號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